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巢運新聞稿】中和大火,燒出租屋黑市:租賃住宅市場發展條例三讀前夕,租屋安全不容再裝睡! 106.11.24

下周二(28),立法院將三讀通過《租賃住宅市場發展條例》,面對我國第一部租屋專門法規,我們卻難以喜悅、安心。因前日(22)深夜,中和一場吞噬9條人命的惡火,再次燒出租屋市場的陰暗混濁,也是對租屋問題複雜難解的警示。
這場大火並非偶發事件,單是今年國內已有數次租屋祝融之災,並造成多人死傷(附表)。我國的租屋安全問題如同地雷,不知何時、何地就會引爆!每次相似悲劇過後,政府都會允諾徹查消安及違建、司法警政單位亦介入調查,釐清責任歸屬,但縱然稽查雷厲風行,仍阻止不了憾事一再發生。
巢運呼籲政府及社會大眾銘記中和大火,不叫9條人命輕易犧牲。我們必須檢視這場大火燒出租屋市場哪些嚴重現象?政府又該從何做起?
中和大火燒出哪些嚴重現象:因為便宜,就不管最起碼的安全品質?
一、政府漠視租屋市場,長期縱容地下化逃漏稅:房東逃稅、出租未登錄為常態,市場嚴重地下化,且許多屋主為彌補投報率不足(台北市僅為1.57%),利用政府寬縱,藉由逃稅、違建、不設消防安全設備等方式來降低成本。
二、就最基本的租屋安全與品質,從不過問,竟只能仰賴建築法規,而且落實上根本形同虛設:這次大火,即使有各種成因,但直接導致如此慘重傷亡,仍在於建築管理制度出大問題。該出租套房僅4、5兩層樓即隔25間收租,絲毫不顧及隔火和逃生路線,成為名副其實的「棺材房」。然現有的租賃法規中,無論《民法》、《租屋條例》或《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均無法禁止違建房屋出租。因此政府只能從建築法入手,然儘管中央或地方政府一再誓言向違建宣戰,但不久即因各種阻礙而中斷稽查和拆除,只留下列管名單,附表2、3就可看出各地方政府的怠惰和無力。
三、危險租屋的受害者多為社會底層,也是政府多年錯誤住宅政策下,最直接被犧牲的群體:租屋市場的承租方多是學生、年輕上班族及弱勢家庭。年輕人以購屋為目標,暫時屈身頂加(歷年火災多集中於此)等窳陋、危險處,一則缺乏危機意識,二則這是社會的普遍價值觀(吃苦只為購屋)。但也有許多弱勢房客,常被一般市場排擠而「租不起且租不到」,不得不蝸居在租屋市場的底層,這也是此次大火罹難者和倖存者的共通背景。
政府的癥結在哪裡,該從何處突破?短期和中長期措施
政府即刻應執行的措施(依據現行的法源機制就可以進行裁罰改善)
一、優先清查和拆除供公眾使用的老舊違建中和大火,燒出惡房東和惡房客,也燒出消失無蹤的政府。過去舊違建難拆除,地方政府多從新違建下手,但從安全角度衡量,更應加強老舊違建的查拆力道。即依照建築法第77條之2「供公眾使用的建築物」規定,隔間須經室內裝修審查許可。且按第77條之1規定,不符公眾使用的防火避難設施及消防設備不符規定者,主管機關應予以裁罰、勒令改善或變更用途。
二、進行出租住宅的消安管理:違建不易拆除,特別在各式關說、協調介入下,拆除總是遙遙無期。但生命安全卻是等不得!我們認為消防安全機制應同時啟動,然目前整棟多戶出租的供公眾使用建築物,其消防安全法規似曖昧不明。例如消防法僅規範「一定規模以上供公眾使用建築物」,適用不易。現階段政府除檢討消安法規,將整棟多戶出租的供公眾使用建築物納入消安規範;也可通令轄區內的各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依公寓大廈管理條例規定,協助監督、檢舉不法隔間或違反消安規定之出租單元。
三、成立出租住宅聯合稽查小組:除上述違建、消安檢查外,租屋市場尚有逃稅,以及弱勢實際居住狀況不明等問題。這些項目分屬不同主管機關,為避免多頭馬車,要求政府成立聯合稽查小組,從各大專院校周邊著手調查是否辦理營業登記(追稅)、是否辦理室內裝修、是否存在消安疑慮等問題。如有問題即立即列管並橫向通報建管、地政、稅政及社福單位。
政府中長期應執行的措施(整體制度配套)
一、強化「基本居住水準」,提升租屋補貼效能:住宅法雖於第四十條規定營建署訂定基本居住水準,並以此做為租屋補貼的必要條件。基本居住水準意在提升弱勢的居住水準,然「基本居住水準」竟只規定「居住面積」和「衛浴設備數」,未列安全及品質指標。且該標準自民101年訂定以來便未再更新,我們要求營建署立即檢討,並納入安全及品質指標。
二、積極推動租屋權益教育:短期內,我國租屋市場仍由小房東所組成,政府不能一味指望少數的租屋專業者或NGO組織,必須積極讓租屋條例的基本精神、居住安全的觀念在民眾觀念中扎根結果。
三、正視弱勢居住需求,提出具體協助及輔導辦法:如果政府光拆除、檢查,卻不正視弱勢居住需求,提出有效配套,就只是將租屋弱勢(社會經濟弱勢和年輕人)推向更地下化的租屋單元,反而惡化他們的居住困境。因此政府應同時增加合於居住標準租屋之供給,包括運用合理租補、包租代管、社會住宅等政策工具。例如住宅法第九條開放三年內承租非合法建物的弱勢得申領租金補貼,政府應立即建立輔導機制,協助受領者轉租合法建物。
我國住宅政策長年忽視租賃一環,各部門幾乎各行其事,造成租屋市場的三不管地帶。因此長期而言,仍應設置行政院層級的健全租屋市場之跨單位整合機制,由內政部主責推動制度改革。

我們嚴正呼籲政府在《租賃住宅市場發展條例》三讀之際正視這些問題和建議。否則,即便是《租賃住宅市場發展條例》抱以厚望的租屋服務業也難以成功!

附表 1、近年重大租屋違建失火事件
日期
地點
違建情形
傷亡
2014.12.28
南港分租套房
頂加
木板隔間5樓共11間雅房
1
2015.01.27
苗栗南苗市場
鐵皮屋,屋齡將近40年,屋主卻始終沒有更換電線
2
2017.06.21
北市惠安街
地下室
1輕傷
2017.07.07
板橋
頂加
無(躲在套房後方遮陽棚上逃過一劫)
2017.08.10
士林
頂加
2
2017.08.22
中和
頂加 木板隔間23
92
                             

附表 2、自民國100年至1069月違建累計數量



附表 3、自民國100年至1069月違建拆除累計數量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社會住宅民間來蓋!荷蘭經驗的台灣啟示(彭揚凱、詹竣傑106.10.3)

<轉載天下獨立評論>
社會住宅民間來蓋!荷蘭經驗的台灣啟示

在台灣,經過民間團體數年的倡議,社會住宅已成為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要施政目標。換言之,下階段的課題不再是「要不要做」,而是「怎麼做」?
其中,執行主體絕對是關鍵。目前的社會住宅由政府直接興辦,後續則是朝成立行政法人[1]來推動辦理。然而,基於過往國宅興辦的失敗經驗,以及對「大政府」的疑慮,部分論者會認為,為什麼不是交由效率較佳的民間興辦?以及,為何不鼓勵民間引入市場機制來減輕政府財務負擔?
對於這樣的期許,本文將以全世界公認「民間興辦」最成功的荷蘭社會住宅經驗為借鑑[2],讓我們想想台灣的可能何在?

荷蘭第一棟依《住宅法》興建的社會住宅(1909年完工),有獨立房間與衛浴,是由工會組成的住宅法人興建。資料來源:Jeroen van der Veer


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八年二十萬戶,關鍵第一哩路——林口世大運選手村轉型社會住宅(詹竣傑106.9.28)

社會住宅從2010年民間團體開始倡議至今,已經成為政府的主要政策之一,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皆承諾興辦,其中又以蔡總統承諾的八年二十萬戶為最大宗。換言之,社會住宅不再是「要不要」,而是「如何做」的問題。雖然新政府自行興建的社會住宅尚未落成,不過眼前最大的一批是3408戶的林口世大運選手村轉型作社會住宅(以下簡稱選手村)。
選手村是過去歷史的錯誤政策所造成。2012年決定興建選手村時,設定為全部出售,故設計戶型以三房為大宗,並非如雙北市的社會住宅以一房型為主。爾後,因時任營建署署長葉世文捲入合宜住宅弊案風波,2015年立法院決議將選手村轉用社會住宅,但由於已經興建到一半,所以最終戶型仍以三房居多(如下表1),且地面層店舖與福利配置不利於與周邊社區交流。因此,選手村轉型的困難是立基在於過去政策的錯誤方向,導致目前必須花費更多的心力。

Photo Credit:詹竣傑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 住盟新聞稿] 9/15 捍衛社宅政策推動,譴責暴力里長與惡搞議員!

14日「三興段及六張犁營區AB街廓基地公共住宅說明會」爆發激烈衝突,里長、議員率眾杯葛說明會,景勤里賴惠貞里長為破壞說明會,搶奪市府簽到簿,已涉犯強制或搶奪罪;更於搶奪過程中動作蠻橫,竟致工作人員受傷!影片連結)受害者已對賴惠貞提出傷害告訴,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力雖微小,亦堅決支持到底,嚴厲譴責暴力行徑。
北市公共住宅推動至今牛步化,日益升級的非理性杯葛是關鍵之一。14的公宅說明會就是典型例子:在里長和議員的煽動下,全場陷入歇斯底里的謾罵,里民霸佔主席台、搶奪市府代表的麥克風、使用擴音器等設備叫囂,拒絕任何對話的空間,這難道是理性溝通的正確方式?(市府昨有說明會直播,可受公評)
我們特別嚴正抨擊張茂楠、陳孋輝、秦慧珠、王鴻薇等不分藍綠多位議員在說明會前後玩弄兩手策略。議員一方面質疑柯市府的公宅政見無法兌現,另一方面卻拒絕善意溝通公共住宅方案,煽動社區擁屋者的情緒,試圖直接宣判公宅死刑。假使議員和里長不滿都發局方案,為何不就事論事、認真討論方案的優劣?
公共住宅以合理租金、只租不售的方式,照顧人民的基本居住權益,無論是對青年階段性的居住協助,或是永遠買不起房的弱勢者協助,其價值已為世界各國所公認。但這次事件(及此前多次說明會)顯示,即使眼見台灣飽受房市炒作折磨、社會居住貧窮現象惡化、出售式國宅/合宜宅弊案,甚至青年勞動力外移等各種問題,部分民眾仍對社會住宅(公共住宅)抱持敵意、拒絕理解及以鄰為壑的態度(台北市的反彈特別缺乏理性),我們深感遺憾。
社會住宅政策儘管正確,但不代表方案總是最佳。因此我們認同政府應聽取意見修正調整,做的不夠好可繼續要求改進,但堅決反對用暴力、威脅、鬧場等違反民主程序方式的惡意行為。我們邀請社會大眾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譴責暴力,拒絕政治黑手,讓公宅討論回歸理性!

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

內政部興辦社會住宅出租辦法_1060828

內政部106.8.28台內營字第1060810553號令訂定發布
第一條 本辦法依住宅法(以下簡稱本法)第二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訂定之。
第二條 內政部(以下簡稱本部)興辦之社會住宅,其出租規定如下:
一、本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四款、第七款及第八款之社會住宅:依本辦法規定辦理。
二、本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五款及第六款之社會住宅:依租屋服務事業認定及獎勵辦法規定辦理。
三、本部專案核准使用之社會住宅:依核准內容辦理。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社會住宅與公共藝術(下)走下廟堂的藝術,原來這麼令人驚艷!(康旻杰106.8.6)

<轉載獨立評論@天下>
社會住宅與公共藝術(下)走下廟堂的藝術,原來這麼令人驚艷!
哥本哈根的Superkilen地景改造計畫,由不同文化符號及記憶轉化的公共藝術物件與空間。圖片來源:arch daily
在文章的上半部,討論了讓建築「投身社會」的公共藝術。這一篇中,我們則要看看藝術家與居民可以如何協力,共創社會住宅中的藝術環境與社會關係。
▋社宅公共藝術機制1:駐地創作
無論生活路徑中的偶然相遇、每日生活節奏的真實體驗、或特定對象的密集交流,藉由「入住」深度觀察並理解住宅鄰里的社會光譜,是社宅公共藝術創作者吸收在地知識的基本田野。因而在公共藝術的執行上,駐地(artist-in-residence)不只該被促成,甚至可以視為必要條件。

社會住宅與公共藝術(上)大家的房子,大家一起蓋 (康旻杰106.8.6)

<轉載獨立評論@天下>
社會住宅與公共藝術(上)大家的房子,大家一起蓋
Lucien Kroll帶領設計的La Mémé住宅。圖片來源:The Architectural Review
在台灣,經過民間長久的努力催生,終於在2011年底公告了《住宅法》,並於2017年初完成修訂,社會住宅自此有了正式的法源依據。又為了兌現選舉承諾,六都皆啟動「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或公共住宅,且依照《文化藝術獎勵條例》第9條,應編列住宅計畫興建經費之1%作為公共藝術使用。亦即,在可見的未來,將有龐大的預算用於社會住宅的公共藝術執行。
若循過往台灣公共藝術的制式操作,先考慮放個永久性的「物件」陳設,再舉辦一些參與式「活動」(如導覽解說、開幕、送紀念品、講座、小工作坊等),民眾好像蜻蜓點水參與了藝術,社會住宅本身的社會性反而很容易被無關痛癢的活動消費,也失去利用創造性過程,讓藝術家與未來入住居民或周邊社區對話的機會。
為避免與真實社會狀態脫節的雕塑物件不斷植入社會住宅,投身社會(social engagement)的藝術,當是回應當下台灣社宅公共藝術命題的關鍵方略。

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住宅法>社會住宅相關子法整理(1060822更新)

今年(106)1月11正式告<住宅法>修正全文,其各項子法亦陸續進行修正發布。
社會住宅相關子法整理如下:(資料來源:內政部營建署法規公告)
內政部106.8.11台內營字第1060810317號令訂定,自即日生效
內政部106.8.11台內營字第1060811210號令修正「社會住宅設施及設備項目規定」名稱為「社會住宅設施設備及社會福利服務協助項目規定」,並修正全文,自即日生效